影片中,关于背包理论的描述有两次:
 “你的生活到底有多重?假设你在背着一个背包,感受勒在你肩上的背带,感受到了么?我要你把生活中的一切都装入这个背包,从小的物件开始。书架上的、抽屉里的、零食、一切乱七八糟的,试着感受重量的不断增加,现在开始往里装大点的物件,衣服、桌面上的东西、台灯、毛巾枕头、电视机,现在它应该不小了,再往里放更大的东西,你的沙发、床,还有餐桌、汽车装进去,你的家,不管是所公寓还是三室一厅,我要你把它们统统塞进去。现在,试着走下路,是不是有点费劲?这就是我们每天做的事情。我们不断地给自己增重直到寸步难行,我们绝不容许一个失误,生活就是不断移动,现在我想把你的背包烧了,你决定从里面拿出些什么?照片?照片是给那些记不住事儿的人准备的,吃点脑白金就把它们烧了吧。告诉你们,把所有东西都烧了吧,想象一下明天早上起来,孑然一身,轻松上阵吧,是不是轻松多了?”
    “这就是我每天开始时候做的事情。——你会有个新背包,这次需要你装进去的是人,从那些一般的熟人开始、朋友的朋友、办公室周围的伙计,之后是你最相信的那些人,那些你可以倾述秘密的人,你的表姐妹兄弟、你的叔叔阿姨、亲兄弟姐妹、你的父母,最后是你的妻子、丈夫、男女朋友,把他们都放进背包里面,不用紧张,我不会让你们把它点着。此刻,感受一下背包的重量,你和周围人之间的关系是你生命中最重的负担,想象一下肩上的背带,嵌入你的肩膀之中,那些约定、争辩、秘密,还有诺言,你需要承担它们所有的重量。试着放下背包,有些动物生来就要相互背负以求生存,共生共栖、匆匆一世,好像灾星下相爱的恋人,一夫一妻制的天鹅。我们不是那些动物,移动的越慢,死亡来临的越快,我们不是天鹅,我们是鲨鱼。”
   背包理论很有层次感:物质是我们生存的基础,第一部分是关于物质的,我们总是背负着生存所需要的各种物质的压力,而且往往还承受着超出于此所形成的物欲膨胀带来的压迫感;第二部分,是人际的,人总是受着各种社会关系的约束,于是有了妻子、丈夫、男女朋友,也有了约定、争辩、秘密,还有诺言。我们总是背负着所有的一切,龃龉前行,所有的背负似乎成了不可承受的生命之重,但时光荏苒,岁月如梭,时间的相对论是“移动的越慢,死亡来临的越快”。
    瑞恩主张“把所有的东西都烧掉,孑然一身,轻松上阵”“我们不是天鹅,我们是鲨鱼”,于是他成了艾里克斯眼中的“empty
bag”先生。
    关于“背包理论”的第一次辩论,是在一个聚会后。
    艾里克斯问瑞恩“你是不喜欢你的行李,还是不喜欢人”,瑞恩说自己“不恨周围的人,自己又不是隐士”“自己只是想一个人”,于是艾里克斯又追问道“是不想被束缚,还是想逃避责任?”,接下来,很明显的是,瑞恩避开了正面的回答,“自己并不这么认为,只是想一个人呆着”,艾里克斯沉默了,很严肃地看着他,其实她此时已经明白瑞恩自己并不知道自己需要的是什么。与艾里克斯愉快的交往,使瑞恩起了“往背包里装东西”的冲动。
    关于背包理论的第二次争论是娜塔莉提起的。
    说起娜塔莉,首先需要回顾一下她的经历。她为了男友,放弃了作为高才生在当地的好工作,来到了奥哈马做起了裁员的事儿。很明显,这个工作她并不喜欢。然而她却时刻在努力,始终坚守者作为一个职员的责任。她用自己的创意,为公司节约开支;她不断努力学习如何成功地裁掉别人。然而却在客户的一个女雇员跳河自杀后,近似彻底的崩溃了。她辞职了,这次的经历给她带来了心灵上的阴影。然而,从她最后坚定而深沉的眼神,我们可以看出娜塔莉已变得成熟。在情感上,虽然她的想法近乎幼稚,然而这她却总是去尝试,去追求。其实,我们都曾幼稚过,因为我们都曾经年轻过,经历过少年的少不经事的阶段。即使在与男友分手后,她在酒吧与另一个男人喝酒,K歌,寻求解脱,然而在第二天清醒之后,她却仍然产生了负罪感,这可以理解为感情责任惯性的作用。总之,娜塔莉是个重责任、重感情的人,这也注定了她与“背包理论”之间不可调和的冲突。
        终于,一次在帮瑞恩拍照时,开始了他们之间的正面冲突。
        娜塔莉问他和艾里克斯之间是什么关系,瑞恩一副不屑的态度,说是那种平平常常的关系,很随便的语调,甚至没有经过思考。
        人做事情的时候,想到了结果,那就是理性的作用,才可能意识到责任的存在。然而空背包先生的背包始终是空的。
        当娜塔莉问瑞恩他们这种关系是否有结果,瑞恩却说自己并没有想过,此时的娜塔莉已经是相当的生气了!
        当瑞恩表明自己现在只是对“互相望着对方的灵魂,全世界都因此而寂静下来”的感觉、那一瞬间的事情感兴趣时,娜塔莉骂瑞恩简直就是个混蛋,只有
twelve的年龄。其实娜塔莉此时想表明的,就是没有责任的感情是幼稚的。12岁的年龄,是个很有意思的年龄。此时,没有成年,具备简单的理性但却不必为事事担负责任,可以与自己感兴趣的异性自由交往,不必顾虑相思相守的诺言,甚至可以直接告诉对方,那只是彼此荷尔蒙所造成的懵懂。
        当然,此时的瑞恩已经间接表明了要把艾里克斯装进她的背包的想法,而且也在主动帮助她的姐姐拍照片了,他对自己“背包理论”的坚持已经有所放松,然而却并没有使他突破这道防线,心理的防御,似乎使他不敢接受这份感情的真实性。
        第三次的冲突,是隐性的。当瑞恩的妹夫即将举行婚礼时,他退却了,感慨生命的短暂,犹豫着就这样踏上自己的婚姻之路——后面接踵而至的就是房子、仪式、一个一个地生育、养孩子,孩子养大了,再让他们买房子、结婚、生孩子,如此的轮回,这到底是为了什么?瑞恩的妹夫开始质疑,人生的意义究竟是什么呢。在瑞恩的妹夫眼里,婚姻就是一座围城,进去的想出来,出来的想进去。瑞恩接下来的回答,真的是力不从心。但他的孤独理论最终还是说服了他——“人都需要陪伴”。这也是瑞恩的真实感受,而艾里克斯的出现,只是让他更有孤独的感觉了!
【冠亚体育平台】关于影片中的“背包理论”。        影片快结束时,背包理论现了高潮。在一次演讲时,瑞恩又在重复他自己的背包理论。突然,他若有所悟,中断了自己的演讲,冲出了会场,奔向他心目中的女王!他抛弃了自己的背包理论,不愿做一个“空背包”先生!他渴望把艾里克斯装进自己的背包,一直背负着她!然而开玩笑的是,他面前的女王竟是一个已婚的女人,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这一点他之前毫无所知!他不相信自己,接下来,便陷入了绝望的深渊!
        正如艾里克斯所说,瑞恩开始并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他之前所做的不过是把生活的种种从背包里跑了出来,漂浮在云端。
        艾里克斯本来以为彼此的关系都已心知肚明——我是你偶尔的慰藉,你是我些许的依靠,我是你人生的过客,你是我生活的插曲。
    但艾里克斯没有料到,瑞恩的观念已经变化,关于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他已经懵懂地意识到了!然而当艾里克斯追问他“到底想要的是什么”,瑞恩无语了,沉默了。
        女人对安全感的渴望与生俱来,就算艾里克斯没有家庭,他们的关系依然不会改变!因为艾里克斯不可能在瑞恩身上找到安全感!“我是成年人”,而你呢,只有十二岁!
        影片开始时,瑞恩非常讨厌家庭关系的束缚,他和姐姐之间非常的客气,和自己的妹妹简直就是陌生人。但在实习生娜塔莉的影响下,他逐渐和自己的姐姐和妹妹亲近了起来,并逐渐接受了他对艾里克斯真实感情的想法。但当他真正的抛弃自己的空背包理论时,导演却给他来了个晴天霹雳——你只是个另类,你是个逃兵,你在流浪,当你突然到了一个迷人的小镇,你想安定下来,却不可能被人接受、接纳!
自此,导演想告诉我们什么,已经很明白了。

  

       今天大多数人都将要回到自己温暖的小家,迎接家里闹腾的小狗,吵闹的孩童。他们的伴侣会关切的打听白天的事情,晚上,他们在夜幕中安然入睡。星星从白天隐藏的角落慢慢的爬升出来,而在那些天边的微光中,会有一个更为明亮。它就是我的翼翅,祝福着其他人,悄然拂过。

冠亚体育平台 1

——这是《在云端》里男主角瑞恩最后说的一句话。

  画完这个背包之后,脑海中忽然闪过以前看过的一部电影《在云端》,电影本身想要阐述的人性都以瑞恩讲的那个“背包理论”展开。“背包理论”由两种假设组成,一种是比较物质的,指的是家电、珠宝、房子和汽车等;另一种是指人际关系,一生永远都学不完的书。
  电影中的“背包理论”大致内容如下:假设你背着一个背包,这个背包可以容纳一切东西。因此你可以把生活中的一切都装入背包,包括书架上、抽屉里乱七八糟的的小物件,以及电视机、沙发、床、汽车和房子等大物件。试着走几步,是不是有点费劲?这就是我们每天都在做的事情。现在把你的背包烧了,你想要从背包里拿出什么呢?
  再假设你背着一个背包,这次装进去的是人。从那些一般的熟人开始,朋友的朋友、办公室周围的同事……之后是你最相信的那些人,你可以倾诉秘密的那些人,以及叔叔阿姨、兄弟姐妹、父母,最后是妻子、丈夫、情侣,把他们都放进背包。此刻,感受一下嵌入你肩膀中的背带。那些约定、争辩、秘密还有诺言,你需要承担它们所有的重量。试着放下背包,尽管有些动物生来就要相互背负、共生共栖,好像灾星下相爱的恋人,一夫一妻制的天鹅。可是我们不是那些动物,移动得越慢,死亡就来得越快,我们不是天鹅,而是鲨鱼。
  瑞恩讲的这个“背包理论”实则是“空背包理论”,他崇尚的是不要在背包里放过多的东西,这样的生活就可以没有任何负担,就像他在电影中表现的那样潇洒自如。可是背后呢?一个落寞未婚的中年男人,讨厌家庭关系的束缚。他并不是不喜欢行李,只是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所以背包永远都是空的。当他实现唯一的目标飞行旅程达到1000万英里时,更多的是不知所措,仿佛生命被掏空了。人生无外乎两种悲剧:得不到的和得到的。欲望满足不了便痛苦,满足了便无聊。因此每个人都需要不停重复地寻找目标,实现目标,也只有这种方法让生活看起来并不那么糟糕。
  至于第一种假设,很少有人可以放得下一切,重新开始,这几乎是不可想象的。很多NBA球星由于年龄或者伤病退役之后,仅仅几年便面临破产危机;还有影片中被裁的员工选择自杀。这些暴露的问题便是不懂得转换新的目标,或者他们的梦想就是现在的这份工作,突如其来的伤病和厄运将背包一下子腾空了。
冠亚体育平台,  大火熊熊燃烧时,我们真的会选择冒着生命危险去拿出那些压垮我们的东西吗?大多数人答案都是肯定的,当然我也会,几乎没有人能忍受得到的东西再次失去的痛苦。“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只是一句无关紧要的安慰,那些压垮我们的东西正是生与死过程中的佐证。有些东西我们注定要背着走一辈子,直到你离开人世的那一瞬间也不愿意割舍。
  第二种假设,无论是最初的家庭关系,还是朋友关系、恋人关系以及同事同学关系,中间牵扯太多的人性,以至于我们常常搞不懂孰轻孰重,但有一点毋庸置疑,这些关系都意味着一种责任。然而瑞恩说:“我并不恨周围的人,自己只想一个人。”他对所有的关系都不屑一顾,即使他最终明白了生命需要陪伴时,编剧却给了他一个晴天霹雳,瑞恩开始否定一直引以为豪的“空背包理论”,犹如从云端重新落入了凡间,终归还是人并非神。
  那么不妨整理整理背包,假如无从下手,就腾空了背包再整理,欣欣然地重新出发。

    刚刚看完,未来得及消化,于是看了些影评,在脑中又过了过,镜头里的动作开始清晰。

微信公众号:半纸铅尘

    当开头以快节奏的音乐做背景向我们展示了作为一年270多天都在云端飞行的瑞恩最为平凡的登机镜头时,麻利的整理背包,优美的划卡取机票,娴熟的脱掉外套裤子鞋接受安检,还有那流利的行李箱轮子。。。除了不免感慨“it’s
cool”外,应该多少都有点理想式地小羡煞吧。

© 本文版权归作者  Tehuelche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不论瑞恩是由于工作需要,还是个人自我生活准则,他名副其实的选择了过“减法生活”,如他在演讲中一再自信满满的宣导的“背包理论”一样。

what’s in your backpack?

       “你的生活到底有多重?假设你在背一个背包,感受勒在你肩上的背带。感受到了吗?我要你把生活中的一切都装进这个背包,从小的物件开始,书架上的,抽屉里的,零食,一切可以乱七八糟的,感受重量不断的在增加,现在开始往里装大点的物件,衣服,桌面上的东西,台灯,毛巾枕头,电视机,现在它应该不小了,再往里放更大的东西,你的沙发,床,还有餐桌,汽车,装进去。你的家,不管是公寓还是三室一厅,我要你把他们统统塞进去。

    现在,试着走走路,是不是有点费劲?这就是我们每天做的事情。我们不断的给自己增重直至寸步难行。我们决不允许一个失误,生活就是不断移动。

    现在我想把你的背包烧了,你想从里面拿出什么?照片?照片是给那些记不住事儿的人准备的,吃点脑白金把他们烧了吧(刚开始很愁闷为啥要吃点脑白金呢?后来才大悟也许是翻译者不好翻译美国那类似让人神经错乱的药才干脆整成脑白金好让国人更容易理解吧,囧~~~)告诉你们,把所有东西都烧了吧,想象一下明天早上起来,孑然一身,轻装上阵。是不是轻松多了?

    你会有个新背包,这次需要你装进去的,是人。从那些一般的熟人开始,朋友的朋友,办公室周围的伙计,之后是你最相信的那些人,那些你可以倾诉秘密的人,你的表姐妹兄弟,你的叔叔阿姨,亲兄弟姐妹,父母,最后是你的妻子,你的丈夫,男朋友,女朋友,把他们全放到背包里。感受一下背包的重量,你和周围人的联系,是你生命中重的负担。想象一下肩上的背带,嵌入你的肩膀之中。那些约定,争辩,秘密,还有诺言,你需要承担他们所有的重量。放下背包,有些动物生来需要互相背负以求生存,共生共栖,匆匆一世。好像灾星下的恋人,一夫一妻制的天鹅。我们不是那些动物,移动的越慢,死亡来临的越快。我们不是天鹅,我们是鲨鱼。”

    直到与爱丽克斯的邂逅,在最初仅为雨水的温情里,却真实感受到了温暖,但此时瑞恩只是无意识的感受到,仅此。于是娜塔莉的一番咄咄逼人式争论,便成全了他从无意识到下意识再到有意识的成长之路。之所以将瑞恩的转变称呼为成长,在娜塔莉听到他对自己和爱丽克斯的关系定义为“随随便便”的时候,讽刺他:”你还是一个12岁的孩子”。于是“成长”于瑞恩,恰如其分。然后便有了瑞恩妹妹妹夫的照片掉入水里,他能傻乎乎的掉水里去捡的镜头,似乎他的所为在传达了成长的信号。

    继续他的成长。

    当一个男人总在说明理由时,那只能证明什么是借口。瑞恩说和他妹妹不那么熟,说不喜欢参加婚礼,说有生以来第一次参加不想一个人没落的没人陪,只是想找个伴而已的时候,越发能说明他只是想和爱丽克斯在一起去做些有意义的事情。一个人想和另个人在一起,任何事情只是其次的。这也就是所谓的爱情吧。

    婚礼妹夫对婚姻恐惧的小插曲,瑞恩说服自己相信婚姻的强力针。

    “昨天晚上我就那么躺在床上,
一想到婚礼,我就睡不着了!那些仪式,还有我们要买的房子,搬到一起住,有了小孩,一个又一个。圣诞节,感恩节
,春假 。。。 足球比赛,然后转眼孩子就长大了, 出了学校,找了工作
,结了婚。我变成祖父,然后我退休了,开始掉头发,身体发胖,最后就是,我死了
!!我实在没法忍住去不想: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婚姻确实是进入了痛苦的深渊那些生活中以后的东西,不过是死前必须经历的。我们就好像钟表一样,没法减速,没法暂停
!大家最后去的地方不过都是一样——没意义!想想你最珍贵的时刻,生命中最难以忘怀的记忆。你想一个人吗?不太想。”

    最后瑞恩说:生命需要陪伴,每个人都需要个副驾驶。他脸上的微笑似乎又肯定了另一个的自己。

    在和爱丽克斯道别的机场里,瑞恩如热恋中的男孩,眼神中流露出自己之前曾说的爱的温柔,似乎也渴望让对方能如清水一般看透。而爱里克斯似问非问的套话与眼神的短暂停留和最后嘴角迟疑一下的微笑足以看透一个女人对这份短暂温情的疑虑、担心、渴望、恐惧、到最后失望般的冷却平静。最后那转身的坚定似乎也在暗示着两个人不会如以往影片那般的完美结果。反而瑞恩对这个女人背影的定格,恰恰说明了一份由爱而生的留恋。

    回家后衣柜的空荡,牙具的孤落,面对镜子里自己的疲惫,似乎开始越发怀疑自己和曾经引以为傲的观念原则,当再次进行背包理论演讲时,踟蹰到无法将自己说服自己,中断一切,微笑肯定自己。那一刻像每个恋爱中的傻瓜一样,去冲动做了疯狂的举动,迅速的不远千里来到爱丽克斯家门前,觉得自我的重新定义从获得爱情开始,然而看到爱丽克斯吃惊的眼神和小孩的嬉戏与丈夫的问话声时,此刻瑞恩的心里也许真的像是从飞机的云端里被抛到地面上的疼痛与打击吧。

    “只是一个迷路的孩子”爱丽克斯如是对瑞恩似有判断的下了定义。

    “你是一个逃兵,你连自己想要什么都不知道”事实如此,很多人总是通过别人的质问后才会真正思考自己。反而之前还总对自己信誓旦旦。打击过后的觉醒对瑞恩来说是成长过程中必不可少的一课。最后那些被辞退员工的话更帮瑞恩印证了“人们要互相依赖才能生存,才不会孤单”人类是一个群体动物,它包括你的家人、朋友、以及周围的人和物。这些“沉重”的东西也是瑞恩所说的背包里的一切,背包不是让我们放慢脚步的压力和阻力,它帮助人们找到存在感和真实感,让人们对人生充满动力的信念。如一直陪伴在瑞恩身边那个真实的背包一样。如此而已。

    当瑞恩理想实现终于拿到终身超白金尊享会员VIP时,脸上没有过于惊喜,只是平静,淡定。此时瑞恩心里想的也许只是“不过如此”罢了。当然这是对于已无任何意义的理想来说。瑞恩的生活与精神的重心应该也从“在云端”到地面上了。

   于是影片的结局便是瑞恩再次在机场上的若有所悟。“祝福”一词涵盖所有。祝福你,祝福他,当然也祝福了自己。

 

    瑞恩的下一站路程,是有目的而茫然的。信念的清晰和未知的茫然总是让我们去如时钟般继续我们的脚步,于是在路上的我们,不得不总要思考:下一站路程将在哪里?

 

PS:感觉还有些没内容没完全表达出来。太长了不想繁琐了。还有一些小乐子感受,愉乐浅谈下。

1。既然出来玩,就别当真,谁先当真,谁吃亏。——如瑞恩,如我那个美女朋友。

2。原来男人也有婚前恐惧症。——而且还不轻。咱结婚谁要玩这一套,直接PASS。

3。谁再崩溃,也让他喝脑白金去。——最好把自己点了。

4。和喜欢的人一同怀念自己的童年时光,恋爱里的通用法则。——其实是想让自己更真实。

5。女人外表坚强的程度和内心脆弱的程度总是成反比。——娜塔莉的咄咄逼人是在不招人喜欢,但每个哭泣的女人实在是惹人怜。

6。传统的才是王道。——有些新新事物终究是短暂的。

7。微笑的女人很优雅。——喜欢女配角维拉·法梅加深邃的微笑 。

8。绅士举止的背后竟然是污蔑中国的小人。——男主角乔治克·鲁尼的悲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