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边不断播放着《情癜》的片尾曲,在网上翻着大家的评论,为的就是重温电影中的感动,我还是很容易被感动的。
看到很多人的攻击,但是想说一句--十年前,《大话》的票房那么惨,但是今天有那么多人还在津津乐道,所以,有多少人是看了一遍《大话》就疯狂地爱上它疯狂地将之视为经典的?所以,到现在为止,甚至再过个一两年,都没有必要把《情癜》批得这么惨这么不堪啊!这种片子要看就要把最后的字幕也看到,只为听那首曲子,要看就看个几遍,再来讲它经不经典。
大家喜欢《大话》,是因为想起了之前的自己。那么,再过个三五年,再看《情癜》,想起这几年中的自己,不是也会感动么?何为经典,不就是能让其联想到自己或者自己熟悉的,从而唏嘘……我起初几遍看《大话》,对其中的味道还不能很好地体味,只能用自己仅有的文学功底去回忆以往诗书中那些没有善终的爱情。但是《情癜》,适逢其龄,过几年再看,想必更有体会吧。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爱情经典,年纪不到未能体会的不必不屑,年纪过了的也不必拼命打压。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有一代强。

在这部电影中,最让我感动的是唐僧在漫漫黄沙中写下的那两句诗:“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每个人也许都会面对这样的人生两难,当面临不得不取舍的时候,又当如何呢?“世间最远的距离不是我站在你面前,而你不知道我爱你,而是明明相爱,却不能在一起。”还好,虽然不能在一起,却明明相爱,因此,爱是无法舍弃的,连佛祖也不能。这个答案已经足够了。不必苛求什么了。

大话西游为什么是经典?我想就在于它像其它经得起时间考验的东西一样,无论你多大年纪去看,无论你看几遍,都能有所悟,有所得。

与《大话西游》的紫霞仙子相比,《情癫大圣》中的小丑女岳美艳却非常动人。这个外表丑陋的女孩没有那些清规戒律束缚,她好像一切都是捡来的:自己是被蜥蜴精捡的,自己的名字是从外星公主身上捡的,连她的“丈夫”都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其实,在电影中,她真是个最主动的女孩,敢想敢爱,爱就爱得彻底,主动地去追求自己的爱。终于,她能自己把握命运了,她释放自己的美丽,舒展了自己的翅膀,拯救了自己的爱人,却又奉献自己的生命去给自己爱人顶罪。岳美艳,分明是超越美艳。

第一次接触这部电影,应该归功于上学时一位比较活泼的同桌。
【云顶娱乐游戏】还好,在这世界上,爱依然无法舍弃。当时应该是老师要求全班自由朗读一些东西,我俩共看一本,在全班朗朗读书声的掩护下,他给我从头到尾讲述了一个他看录像带看到的“关于孙猴子的电影”。当时年纪小,再加上时间有限,七零八落、词不达意的讲述后,我甚至不知道电影的名字,只知道这是个关于猴子、仙子、爱情的故事。他讲完之后,我们共同沉默了一下,然后他问我觉得怎么样,我想了想回答,猴子好像有点惨。再然后,老师其实早于声浪中成功分辨出我们这里的不和谐,点名批评了我们。

云顶娱乐游戏,老实讲,我认为《情癫大圣》比不上当年的《大话西游》。这并不意味着刘镇伟退步了,也不意味着刘胖子这回没有下真功夫,恰恰相反,刘镇伟还是那个鬼才,这回也卖了老命,据说最后还因为花光了最后的铜板而不得不在如来佛祖形象上大打折扣。那种绚烂的色彩,依然恶搞的台词,杂七杂八凑在一起的各种形象元素,电游效果,星战场面……等等,都在证明着刘镇伟不老。

© 本文版权归作者  何必告别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不过,这个世界已经变了,彻底的变了。

看过很多遍大话西游,尤其是大圣娶亲这一部。
我心中孙悟空的形象,有四分之一来源于这部电影,另外四分之三分别来源于《西游记》原著、《西游记》电视剧和今何在的《悟空传》。

我觉得,在《大话西游》中孙悟空是在爱中迷失,在不断地发现真爱;《情癫大圣》中,Mr.
Tang是在不断的舍弃中发现爱情。他舍弃了徒弟,舍弃了戒律,舍弃了尊严,舍弃了修行,舍弃了温文尔雅的道理,甚至于舍弃生命,最终见证了一段没有结果的爱情。他已经到了莎迟国了,眼看就要取到济世经书,但是,却不得不舍弃了自己的一切而乘着一团棉丝而飞到蜥蜴精的世界;他为了岳美艳舍弃了杀生戒律,他钻了红孩儿的奇臭无比的裤裆,他舍弃了求得真经的圣僧身份而到天庭为美艳说情,他终于奋起千钧棒而大闹天宫。唐僧的爱情道路走得挺被动,本来操持着普度众生的爱,终于发现还自己连爱还没有参透。说实在话,唐僧的爱情并没有让我感动。

前几年看西游降魔篇的时候,觉得星爷是个不会爱的人,所以降魔才用了和大话异曲同工的线索,都是得不到与已失去的爱情。
很多故事都是这样,开始时嘻笑怒骂,对结局毫不挂怀,或预感隐隐,却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相比之下,猴子沉默的背影,似乎胜过佛爷顿悟后的圣洁。
谁的生命里没有遇到过白晶晶?凡尘俗世中又有过多少扑火的紫霞,或者黯然神伤的至尊宝……
我也曾因为一条围巾被洗坏染色,再也无法回复原来雪一样的白,才迟来的感受到内心深处的愧疚和不舍。才明白那只捎来消息的蜘蛛,本身就是一首关于想念的情诗。

十几年过去了,刘镇伟带来了《情癫大圣》,依然是爱情,依然是没有结果的爱情。刘镇伟隔了这么多年,仿佛就是要给大家回答一个问题:如果爱真的加上一个一万年的期限又如何?这次,刘镇伟借着佛祖的口说:如果加个期限,比如由日出到日落,有期限就是有限的;“爱一个人并不一定要有结果呢?不追求结果的爱就不会有尽头的一日……”一万年是个理想的境界,对于凡俗的人世来说,仅仅是个追求;日出到日落,虽然是短短的一天,却是人人都可以把握的。而每一次日出日落叠加,就构成了一个人的一生。如果能在每一次日出日落间,追求一个结果,得到一个结果,那么,爱也就没有白白流逝。

到现在,这部电影又被拿出来播放,我还是毫不犹豫的走进了电影院。同坐一场的观众中,既有如我这样看过的,也有从来没有看过的。
想想懵懂无知时,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看它不过一部喜剧。进入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年纪,看它虽有滋味,虽觉出一点悲,但对它背后的东西还是影影绰绰,并不清晰。之后每看一次,这悲意似乎愈浓。
如今坐在电影院里,仍能毫不费力的在可笑的地方笑出来,但大部分时候都在感受那种可以覆盖身体表面再透入血液骨髓的悲凉。可笑的不过是生活的荒谬,可悲之处却越来越多,误会的深情,错过的爱情,落空的憧憬,看不清的自我,无力挣扎的命运等等等等,哪一点都让人扼腕,哪一点都让人觉得心里被刺了一下。
至今也仍然分不清,循环的是因果,还是因果本身既是命运。

这种改造实在彻底。造成的局面是,一个男生如果没有看过大话,没有被那“曾经有一份爱……”感动,那就几乎可以说没有泡妞的资格;一个女生如果没有看过大话,没有沉浸在紫霞那“五彩祥云”的梦境中过,那么也可以说是没有真正具备钓男孩的能力。因此,为了泡或被泡,大话不可不看,不可不背——大家背起来劲头十足,绝对超过“马哲”、“社论”。因此,从那时起,这个世界就开始被“大话一代”所占有。

之后跟这部电影有关的记忆就大多模糊了,有点印象的只有几件事,一是似乎是很久之后才看到第一部月光宝盒,以至于至今都觉得白晶晶更像第三者,二是又很久之后,中央台电影频道某次播放大圣娶亲,我以为怀揣的还是小时候那颗看笑话的心,最后却在当时不可名状的某种情绪中流下了几滴热泪,三是大话西游突然大火特火起来的时候,某天一个朋友给我看了篇解析及论述这部电影如何经典的文章。

欢迎光临:长剑不出鞘的博客页面:

第二次是真正看到这部电影,印象里应该跟听人讲述相隔并不太久,这又该归功于上学时一位十分活泼的朋友。
某天下午下课后,被这位朋友请客,硬性拉去看电影,进的是那种计划经济时代老厂子自己的工人俱乐部电影院。工作日,电影院空空荡荡,只坐了我们几个小家伙,然后周围暗下来,鲜红的大字跳跃到画面上,扭头看身边,只能看到朋友的轮廓和那反射着亮光的眼睛。开始还不知道,对这部没看过的电影,我早已经被剧透的彻底,直到全片看完,才觉得这剧情似乎模模糊糊的知晓,当时并没什么感触,笑闹着就回家了。看来我确实比这些活泼的人晚熟。

情癫大圣:还好,在这世界上,爱依然无法舍弃

《一生所爱》与这部电影绝对是相得益彰,难以超越。
简单的旋律,却回还往复成一声悠长的叹息。
眼睁睁看着谁,成为飘荡在白云外的记忆,只能说一句,也许是缘分,也许是宿命。
再充沛的热情和冲动,再美好的向往和憧憬,再难忘的刻骨铭心和夜不能寐,总有一日将如镜中花、水中月、手中沙,不堪把握,凋谢散落。
不想多谈反抗和挣扎,因为很多时候,我们未必知道束缚自己的,究竟是什么。所以能做的,不过是将一切埋于尘土,在走向已知的结局时,尽量不留下悔恨和遗憾。

 

唐僧、岳美艳两个情种,一个舍,一个求,把爱情演绎得如癫似狂。刘镇伟给他们安排的情癫世界是三个色彩分明的世界:黑色世界,那是树妖猖獗的地盘,邪恶而凶残;白色世界,天庭玉帝的堂口,冰冷冷的缺乏人性(刘镇伟对玉帝的那些御林军们弄了个日本武士似的造型,不知道是不是有所暗示);彩色世界,这才是一切爱恨情浓的背景色,是人性的世界。

《大话西游》刚刚上映那功夫,无论是香港还是内地,都是票房惨淡,大家根本不买账。这是因为,大话的世界结结实实地把大家习惯的世界给颠覆了。我不记得在大话之前有人能将爱情表现得那么畅快淋漓。爱情,不论是喜剧还是悲剧,大都是缠绵柔美的,充满了原罪感的宗教压抑。而到了大话西游那里,“爱一个人需要理由吗?”这一问惊天动地,让大家一时之间没有缓过神来。所以,大话西游超越了那个时代的思维。而后,大话西游在大学校园里开始火起来,这把火经久不息。因为时代已经给了人勇敢去爱的机会。从那时起,这个世界已经在不经意间被
“大话”改造了。

我看了两遍《情癫大圣》,这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虽然周围早有人骂这部片子烂,俗,弱。反正我还挺喜欢看的。之所以能这样,就是我压根儿就没崇拜过白胖子刘镇伟,因此,《情癫大圣》也就没有辜负我什么希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