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视角是,监狱从来就不是单纯的监狱,它还可以是个喻词,用以指代生活中的种种束缚。如此一来,我眼中的越狱就有了另一种截然不同的含义。
        所以看到剧中人监狱生活的场景,我是能通过日常经验感同身受的。
        我想,那种让人窒息的环境是每个人都曾体会过的,却并不一定要在有形的水泥墙后。有形的东西会陈旧,会碎裂,会倒塌,会风化;无形的东西,反而能长存不止。
        这世上更多的是无形的监狱,这些监狱没有色彩,没有形状,没有栏杆和铁链,但你还是能触碰碰到它们,把头撞上去,照样会流血。
        照我看来,有一间监禁我们每一个人的监狱。
        我们并不是生下来就在这所监狱里面,最初的一段时间里,我们自由自在,无拘无束,我们专注于一些现在看来微不足道的事物,做一些幼稚得可笑的事情,有一些幼稚得可笑的想法。
        孩提时代的我们观察身边的每一处纹理,用手去触摸身边的每一样东西,把奇奇怪怪的物件放进嘴里。
        但后来,我们就进了这所监狱。
        有监禁就会有反抗,我记得自己挣脱着想要离开,却被父母和老师拉住了手,哭着闹着拽到幼儿园小班。
        最开始,我们被教授了很多东西,饭前饭后都要洗手,不准把随手捡到的东西含在嘴里,以及最开始牢记的一百个数字。但我们也开始被这些东西束缚,不再无拘无束。
        从人生历史的角度看,小班只是个拘留所,顶多就关个十五天,小学才是真正的监狱。
        正是从小学开始有了成绩的竞争,奖励优胜者,惩罚淘汰者。从一定意义上来说,这是对社会最初的预演,但幼儿园比社会更简单,成人世界的奖惩远没有奖励玩具或打屁股这么明显。就是这条规则束缚住我们,我们难以跳出其中。
        正是竞争将大部分人引入了这条路,为自身更好的处境而与他人竞争的道路,贯穿此生。也正是因为这样,我们很难想象一个没有竞争的社会会是什么样子。竞争的残酷,就是一根鞭子无时无刻不在抽打着我们。
        孩童们当然会不满于此,于是在他们心智都开始成熟起来的时候,我们迎来的叛逆的青春。
        如果要作个比喻,那么初中生就像一颗放肆生长的灌木,每一根枝叶都迷失了方向;看似张扬,实则迷茫。我们往每一个方向试探,但又在每一个方向碰壁,因为园丁不会让那些突兀的枝条变得粗壮。
        他们总想把初生的灌木剪得符合规范,剪得合乎标准。谈恋爱不允许,进网吧不允许,做自己感兴趣的事被说成玩物丧志。想留个霹雳雷霆般的发型,操场上被校长当着全校同学的面剪回来;人这一生中最想具有个性的时候,他们却想让你变得平庸。
        叛逆的荷尔蒙生根发芽,然后被连根拔除;又生根发芽,又被连根拔除。偶尔残留一些,不过大部分都被弄掉了,这个社会经验丰富,总有办法对付你。
        以高考的名义。
        一群大人挥舞着手对你说:审判即将来到,或升天堂,或坠地狱。高考是一把大门的钥匙,门后通往一个不知名的世界;开启它,你就能获得永生。
        我们开始变得成熟,通过锁孔窥见的那个世界让人不安,我们或多或少体会到焦虑,并愿意为此早做准备。我们开始拼命,躺在被窝里看书,打游戏变得充满罪恶。连最不好学的人也被这氛围带动起来,拿起天书在那里装模作样地看。
        三点一线,除了吃就是睡觉和读书。满脑子公式概念定义定理,吃饭还在讨论辅助线的连法,早晨朗诵课文和单词,这些成了我们自觉或不自觉的生活内容。
        除了我们将要迈入社会的焦虑,我们变得勤奋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父母师长的管教。
        在肖申克监狱里面,还能看课外书,在高中这所专门关押重刑犯的监狱里,老师看见一本就收一本,生怕你思想犯罪。每天有按时完成的作业,满打满算的课程,琳琅满目的教辅书籍。
        还是有各种各样的小思潮想要反抗这个体系,学生们批判不放假的教育制度;对老师贫嘴引起哄笑的人成了英雄;各种电子产品用极其巧妙的方式摆放在目力所及的地方,最后被老师发现,在这次无声的反抗中成了烈士。
        熬啊熬,度日如年,每一天都过得特别“充实”。这个我总结起来就是两个因素:人想的东西越多,人的主观时间就过得越慢;人的情绪越是不好,时间也过得越慢。令单位时间内思考的活跃程度为a(平均为1,大于零),令这个时间内的不愉快指数为b(0到1是愉快,大于1是不愉快),那么一个人直观体验的时间=k(固定系数)*a*b*实际时间。
        我们在高考最后一堂考试结束的那秒熬到了头,穷人翻身做了主人。过了高考这个转折点,大都能进网吧了,有权利抽烟喝酒了,能大摇大摆地进一些场所了,能做一些只有成年人才能做的事情了。
        回头一看,生命的指针已经越过18这个刻度了。当初的我们或许以为,人生最艰难的时刻已经过去,蔷薇色的前程在向我们招手。
        我们以为自己可以离开这所监狱了,我们以为今后就能为所欲为,我们以为世界在向我们微笑,我们向世界微笑,我们走向这世界。
        为什么大部分人都会怀念上学时的日子呢?那是因为当下有让我们不满的地方,那是因为过去有让我们珍重的地方。
        现在我们自己管自己了,我们有了前所未有的自由,我们有了决定自身的权利。
        为什么我们仍然遵循着这套规程继续前进呢?
        因为我们体制化了。
Institutionalizing了。我们的性情变得符合社会规范了。这由成长过程中积累的习惯和观念所使然,今后的我们就生活在之前留下的惯性当中。其实也无可指责,这套体制和规范或许是人类社会几百万年历史反映在当下和个人身上的最优集。
        谁还能像小孩那样玩耍,不行,我们有工作,有上级,有家庭,有复杂的人际圈子,大人们忙着正事,没工夫瞎闹。
        竞争,晋升,上学开始的这一套成了我们永恒的旋律。
        时间过得飞快,连自己的岁数都记不太清楚了,去年和今年一样,今年和明年一样。灌木不再需要修剪,因为它不再会生长。我们被体制化,习惯了监禁,又去监禁自己的下一代。人从来都不是自由的,过去的修剪,把我们塑造成一个习惯了不自由的人。
        所有的人坐着班车飞向死亡。
        阿甘的母亲说生活就像一盒巧克力,但我们开始不在乎下一刻巧克力的味道,因为我们一辈子都在吃巧克力,没劲透了。
        所以当这只“每一片羽毛都沾满了自由光辉的鸟儿”飞进来的时候,我们的生活被重新赋予了意义。它让我知道,那看起来牢不可破的壁垒,是可以跨越的。那重复单调的生活,可以变得截然不同。甚至当大多数人习惯了牢狱的漫长、准备在地面上虚度此生时,他却要飞翔,飞向外面那斑驳迷离的世界。
        于是,我被震动了。
        我只能用愕然的眼神看着它。

      Andy就像体制里的例外。我们其实无时无刻不生活在体制里。比如我最熟悉的学校。高中时,不可以穿便服,上课不能讲话,回答问题要举手等等。我们习惯于遵守这些规则,并没有觉得不妥,只要遵守,可以在学校里混得不错。可是一旦到了大学,许多从前中学的束缚都没有了,我们开始不习惯了,早上没有铃声叫你起床,没有满满的课表,也不会有老师跟在你后头喊你学习。所以我们中的许多人开始了没有规律的生活,因为一时之间不懂得如何调整自己。学习也开始变得一团糟。社会里,工作单位上一样存在着体制。
      
      在我的理解里,体制在人类社会里目前是一种必需品。通过体制,我们能够更好地进行管理,提高工作、学习效率,极大程度地发挥集体作用。然而过度的体制却会让人类变得大同小异,无法发挥个人的长处特点,更甚者无法适应社会。每个体制里,都或多或少会存在着被体制化的人,这些人习惯于遵守体制里的规则,而无法适应可能遇到的变化。
       
      世界不断变化,但我们又陷在一个一个由自己创造出来的体制里。为了能够正常地生存下去,我想,我们应该既要遵守规则,又应该时刻提醒自己不要被规则所束缚,保留规则以外个人的特色,不要失去自我,不能过于满足现状。这大概是Andy教给我们最重要的一点了。人类会被体制化是件不好的事。体制是被创造出来帮助人类的,但人类反被体制化则是其中的副产品,它会限制人类的进步。只有改良体制,尽量降低被体制化的可能,才能让人类发挥自身的价值,促进社会的进步。

“监狱里的高墙实在是很有趣。刚入狱的时候,你痛恨周围的高墙;慢慢地,你习惯了生活在其中;最终你会发现自己不得不依靠它而生存。
这就是体制化。”——肖申克监狱是一个等级集权社会,暴力统治,所有底层人都处于被体制化的过程中,然后绝大多数人都被体制化,成为这个体制中必不可少也依赖它的零件,而少数人,比如安迪则成为体制反叛者,最终实现了自由的理想。 
生活中人总是依托于体制来生存,只是大多数人意识不到,等入了社会以后才知道这个问题,当自己开始置于某一体制之内可自己的天性不愿受束缚,反抗自然来了。这首当其冲的反抗自然就是内心的不愉快,反映在行动中就是只做本职工作不愿意进取,曾经为自己的懒散找过N多理由。绕了一大圈浪费了几年的光阴终于明白:既然要在社会这个大体制生存,自然要慢慢适应这个体质的东西无论好坏。
总之无论何时都要提高自己的能力,不光是为了在体制内生活的更好同样是为了在将来的某一天我们无法适应体制或这个体制要抛弃我们的时候,我们会笑的很坚强。

所以,我们要有希望。

       文章写于去年年尾,这部电影看了两次,嗯谢谢老师的提点,感觉真正看到这部电影里的一些东西。最近看到躺在文件夹里的这篇影评,想着就把它放上来吧。
       
       肖申克是美国的一个监狱。在我的理解中,肖申克的救赎是指监狱里罪犯的生活。他们在肖申克里为了对世界所作的罪恶赎罪。

These walls are kind of funny like that. First you hate them, then you
get used to them. Enough time passed, get so you depend on them. That`s
institution alized.

“监狱是怪地方,起先你恨它,然后习惯它”

       围墙里的生活其实是一种含有极少社会性且容易让人失去生活愿景的体制化环境。在这种环境下,囚犯不愁吃不愁穿,顶多偷偷从外面运来点娱乐的东西,对世界漠不关心,每天只想着如何消磨时间。渐渐地习惯了早上晚上要点名,做事情前要打报告。只要做好交代的事情,就可以安稳度过时日。这种已经失去正常人类社会特点比如为了生存而竞争而不安的环境,渐渐就把围墙里的人体制化,僵硬化了。假如他们生命的一大部分都在这种体制下度过,甘于被同化,一旦被放回到正常的世界,他们反而觉得不正常了。真实的社会是充满变化和自由的,而一旦无法适应,也就难以再生存下去。在肖申克待了50年之久终于出狱的图书馆员Brooks最后却上吊自杀了。因为50年的监狱生活让他再也不习惯外面的世界。就像Red后来出狱的情况一样,Red说,做了那么久的牢,让他不喊一声报告再去上厕所,他一滴也尿不出来。
      
      而Andy却没有被体制化。实则无罪的他为这点作了暗示抑或象征,他没有罪,不应该来到肖申克,也不会被体制化。在监狱里的十九年,他和Red以及其他人最大的不同是,他心中还有希望,这个被Red称作是不好的东西。被困在高高的围墙里,度过没有期限的时日,希望是件很致命的东西,它会让监狱里的人感到绝望,越是希望,在漫长、重复、机械的生活里,越是会绝望。
      
      但Andy在肖申克里兴办图书馆,继续自己对石头的兴趣,帮助囚犯得到文凭,甚至为监狱长做假帐。电影里有个情节,Andy冒着被处罚的危险播放音乐,每个人都呆住了,Red说,那时候每个人感觉到了生命。也许在那个时刻,监狱里麻木的人又再一次被生命的力量唤醒了。但这种感觉又马上消失了。Andy被关禁闭出来之后,Red一行人里有人说,放些别的多好,Andy却说这是他有史以来过得最轻松的一个星期,因为那时的音乐被他记在了脑海里。音乐能够唤起生命的活力,让人感觉生命的美好,Andy一直没有失去重获自由的希望。最最重要的一点,他从来没有放弃对自由的追求,不管是表面上在得知自己有出狱的希望下找典狱长谈判,还是起初进来就开始的挖道工作。他尽力活着,有思想有灵魂的活着。他和监狱长谈话的失败更是激起他渴望自由的欲望。在被关了两个月的禁闭之后,在墙角下,他和Red讲他的愿望,十分美好。那是一个正常人该有的思想。他认为自己运气不好做了替罪羊,但他说,如果不是我不懂如何表达爱,我的妻子就不会出轨,也不会出现在那,我的性格害了她。但是我该赎的罪也赎了,我有权利拥有自己想要的生活。这一情节就像Andy在为过去在监狱里的人生做一个总结,预示着他即将离开这个不属于他的地方。

云顶娱乐游戏 1

你恨它,因为它会束缚你,约束你的自由,让你很难受;之后你习惯了它,因为你拼搏了,反抗了,却还是无法挣脱,最后你就只有慢慢地适应它,最终习惯了它。就如影片中被假释的老者布鲁,在监狱里生活了50年,一旦被迫地走出了监狱,来到了真实的社会中,外面的世界、生活就让他无法承受,最终只有选择死亡。

这段话表现了整部影片的灵魂:希望

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我们需要时刻紧跟着时代发展的步伐,不能故步自封,停留在之前习惯的小环境状态里。我们需要去打破之前建立的习惯环境,走出去,去多看,去多听,才能不被社会所抛弃。

半年前看过这部经典的电影,当时没有写观后感的习惯,恰巧今天看了一篇有关这部电影的文章,所以把一些感受用文字的方式抒发出来。

什么是体制化,就如上面的话所诉:“起先你恨它,然后习惯它”。

“体制化”对于我们来说更多的是一种看似舒适却危机重重的生活状态。我们乐于在这种小环境中“享受生活”,却不知这种小环境让我们举步不前,失去了前进的动力与愿望。

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希望”这个词似乎有点虚无缥缈,我们常常很少谈及希望,因为我们对此没有一点具象的概念。那该如何描述希望呢?在我看来,希望应该就如身处黑暗中的我们,当无比恐惧的时候,一丝丝星光带给我们无比的释怀感受;就如当你在被冰雪冻僵时,一堆火炭将你温暖那一刻的重生的感受。

希望,Hope,或许只有人真正处在大悲大痛的状态下,才能真切感受到的一种心理活动。而对于我们来说,希望更多地是一种对未来的美好追求,对未来幸福的一种渴望之情,那是埋藏在你内心深处的一种物质,可以激发出你无穷力量的“能量源”。一旦将其从内心中开发了,你的一切都将会变得与众不同。

“世上有些地方是石墙关不住的,在人的内心有他们管不到的东西,是完全属于你的,那就是希望。”

这部电影有一个很重要的细节标志:体制化。

哪里没有希望,哪里就没有奋斗。而希望在哪里呢?在你我的心中,在任何人都无法管到的地方,那个地方完全只属于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