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顶娱乐游戏:十年一觉西游梦 一生所爱大话情。《情癫大圣》,我没有失望,从头笑到尾,风格不是《大话》的,可以看出有些台词是后来加上去的,说是刘大师,一起写就得剧本,值得推敲,但是故事一起构思,可信,但是恰恰是这点,造就了不同的电影,也造就了不同的风格。这是一部悲剧,记得那位大师说过,喜剧的及至就是悲剧,《情》的悲是藏得很深的,相爱的人,如果不能沟通,那对于我来说,那是地狱。”世上本无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好句。至于剧末的那句话,抄袭的痕迹太浓了,已经被人用烂了,反而让人觉得反胃了。台词无论从数量还是质量上无法超越《大话》啊!

很多人喜欢《大话西游》,在看完《情颠大圣》后仍认为《情颠》无法颠覆《大话》的经典。我却偏偏在两者中比较喜欢后者。
曾经看到过有人说看《大话》有三个境界:第一个境界(最低一级)即一直哈哈大笑看完《大话》笑到直不起腰;第二个境界(较高一级)即一直笑着看完电影却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泪流满面了;第三个境界(最高级)就是看完电影后不知道之际是该哭还是该笑了!
可惜,我看过那么多次《大话》,到现在还是停留在最低级,只知道搞笑,连那段奉为经典的台词也没有丝毫感觉,不知道有什么特别。我还觉得《大话》太深奥,不可否认其中有着很深的哲理,我却无法领悟。而且很多情节我到现在依然很混乱。所以我看了《情颠》后总觉得《情颠》表现的比较直接一些,虽然更加荒诞和无厘头,但是我能理解其中的情节。其保持的无厘头幽默风格一样让我大笑不止,印象最深的是误杀龟丞相一段,呵呵,值得我学习并活学活用:
P!
虽然无厘头,却也把感动放入其中。毕竟,那讲的还是一个爱情故事。当唐僧为了摆脱妖女逃走以后,妖女误以为唐僧找她去了,于是站在茅草房前痴痴地等,那个眼神就叫做“望穿秋水”!
在《情颠》中,还别出心裁的加入一段外星之恋,而且还是girl’s
love。不知道是不是与之后不久大热的《断背山》有着不谋之合,但是我看到外星人李冰冰在与妖女道别时,妖女伸出手,李却一把将她拉在怀中,紧紧地拥抱了一下,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画外响起对话:“那你找到了吗?”“我想,我已经找到了!”这段画面与我看《断背山》中Ennis看到Jack衣橱里他们的衬衣套在一起,Ennis抱住衬衣失声痛哭那一幕时,心情是一样的。
丑小鸭最终还是会变成白天鹅,丑妖女最后不仅变成白天鹅了,也能与心爱的人在一起了。故事结局还算皆大欢喜。只是,我不明白,丑小鸭一定要变成白天鹅吗?丑小鸭不能就只做丑小鸭吗?
安得世间两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云顶娱乐游戏,当然,影片中还是有一些败笔的,但是许久以后,谁会总是记挂那些瑕疵呢?留在记忆中的只会是美好画面。不然,我也不会在小憩片刻的午后,醒来想起这部片子!

这种改造实在彻底。造成的局面是,一个男生如果没有看过大话,没有被那“曾经有一份爱……”感动,那就几乎可以说没有泡妞的资格;一个女生如果没有看过大话,没有沉浸在紫霞那“五彩祥云”的梦境中过,那么也可以说是没有真正具备钓男孩的能力。因此,为了泡或被泡,大话不可不看,不可不背——大家背起来劲头十足,绝对超过“马哲”、“社论”。因此,从那时起,这个世界就开始被“大话一代”所占有。

情癫大圣我还是喜欢的,我并没有疲倦到不相信爱情的地步,也没有失去想象力,只是我更钟爱大话西游。刘镇伟自己曾说:“大话西游其实是一部纪录片。星星和朱茵分手,我很内疚。”那个为“爱一个人需要理由么”而迷惘苦恼的至尊宝,那个骄傲的宣布“这座山所有的东西都是我的了,包括你在内”的紫霞,都已成为了青春的祭奠品埋葬在无情的岁月中,只有在午夜梦回时才会为他们和我们自己微笑和伤悲。

与《大话西游》的紫霞仙子相比,《情癫大圣》中的小丑女岳美艳却非常动人。这个外表丑陋的女孩没有那些清规戒律束缚,她好像一切都是捡来的:自己是被蜥蜴精捡的,自己的名字是从外星公主身上捡的,连她的“丈夫”都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其实,在电影中,她真是个最主动的女孩,敢想敢爱,爱就爱得彻底,主动地去追求自己的爱。终于,她能自己把握命运了,她释放自己的美丽,舒展了自己的翅膀,拯救了自己的爱人,却又奉献自己的生命去给自己爱人顶罪。岳美艳,分明是超越美艳。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哥舒夜带刀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唐僧、岳美艳两个情种,一个舍,一个求,把爱情演绎得如癫似狂。刘镇伟给他们安排的情癫世界是三个色彩分明的世界:黑色世界,那是树妖猖獗的地盘,邪恶而凶残;白色世界,天庭玉帝的堂口,冰冷冷的缺乏人性(刘镇伟对玉帝的那些御林军们弄了个日本武士似的造型,不知道是不是有所暗示);彩色世界,这才是一切爱恨情浓的背景色,是人性的世界。

如果你今天还和我一样喜欢大话西游,那我相信你也会喜欢上情癫大圣。虽然少了星星、朱茵和罗家英,它可能不会成为十年前那样的传奇,你也应该不会像十年前那样容易感动和悲伤,但你至少可以在平安夜里和相爱的人一起坐在银幕前为那些无厘头的语言舒心的大笑,为刘镇伟绝妙的想象力而倾倒。即使你像我一样孤独,平安夜只能抱着一大袋爆米花蜷缩在影院最黑暗的角落,你也能在年少的唐僧和女妖的追逐分合中忆起曾经在手的欢愉,反思从前的山盟海誓年少无知。至尊宝那段著名的表白,如今被唐僧嗤之以鼻:“又来这一套,现在人人都会这些话了,还有什么说头。”这样的反讽,会让你在莞尔过后,回想起曾经轻狂的岁月,你的脸上是不是泛起了自嘲的微笑?

《大话西游》刚刚上映那功夫,无论是香港还是内地,都是票房惨淡,大家根本不买账。这是因为,大话的世界结结实实地把大家习惯的世界给颠覆了。我不记得在大话之前有人能将爱情表现得那么畅快淋漓。爱情,不论是喜剧还是悲剧,大都是缠绵柔美的,充满了原罪感的宗教压抑。而到了大话西游那里,“爱一个人需要理由吗?”这一问惊天动地,让大家一时之间没有缓过神来。所以,大话西游超越了那个时代的思维。而后,大话西游在大学校园里开始火起来,这把火经久不息。因为时代已经给了人勇敢去爱的机会。从那时起,这个世界已经在不经意间被
“大话”改造了。

要超越从前的经典是不容易的,刘镇伟努力的想颠覆自己,无论是剧情、演员还是布景、道具都没有一丝十年前大话的影子,台词也在频频的对前作开涮,当然也不会忘了顺便拿王家卫调侃一二。无厘头的电影最大的好处,就是观众会以相对宽容和轻松的心态去观看,便于刘镇伟在恶搞中实现他“笑中带泪”的创作理念。为了商业上的考虑,他加入了很多电游和科幻的元素,连蜘蛛侠、黑客帝国、星球大战的元素也被他信手拈来,幸好还在故事的正常情节之内,没有破坏剧本结构,让人觉得还不算太过火。而水墨山水的南天门和如意金箍棒的构思,则不能不让人拍案叫绝了。还有唐三藏在最后一刻飞身抓住长藤吊起美艳,倒在天庭上竭尽全力的举起三根手指,以及那句煽情的“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都使得这部商业爱情片堪称佳作。

 

刘镇伟当年一个人在酒店里瞎编故事,想象黄药师欧阳锋年轻时候的事,后来把王家卫拉来卧谈到深夜,两个鬼才碰撞出的火花经过了此后一波三折的解构演绎,造就了一系列经典:东邪西毒、东成西就、大话西游,一直延续到现在的情癫大圣。性格内向的王家卫十几年来一直在以不同的方式重复讲述着同一个关于拒绝和逃避的故事,而乐观戏谑的刘镇伟则用他无与伦比的创造力指引着主人公去不断的改变命运,争取爱情。

欢迎光临:长剑不出鞘的博客页面:

之前一直为刘镇伟担心,谢霆锋,蔡卓妍,范冰冰,这样的演员阵容怎么看都像是最烂港片的标志。看来我还是低估了葡萄的能力。他用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和强烈的个人风格为我们再次打造了一个全新的西游世界,并让这些不懂得表演的明星们乖乖的在他设计的轨道上前进。虽然谢霆锋的紧身服还是有耍酷的嫌疑,有些表情和动作还是洗不去僵硬做作的痕迹,但和他自己相比已经是大大进步了。想想无极里那个矫揉造作让人浑身难受的无欢,仅仅从对演员的使用上就可看出陈凯歌与刘镇伟驾驭商业片的功力高下。难怪谢霆锋说拍无极比情癫大圣让他感觉爽的多,相比强迫他哭哭啼啼装懦弱、一个镜头要NG上几十次的刘镇伟,陈凯歌让他穿的光鲜亮丽的摆他最擅长的pose,那还有不爽的吗?去年星星给老谋子上了一课,今年葡萄给老凯子上了一课,大陆的第五代导演脸丢尽了,其实他们本不必如此自取其辱的。

在这部电影中,最让我感动的是唐僧在漫漫黄沙中写下的那两句诗:“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每个人也许都会面对这样的人生两难,当面临不得不取舍的时候,又当如何呢?“世间最远的距离不是我站在你面前,而你不知道我爱你,而是明明相爱,却不能在一起。”还好,虽然不能在一起,却明明相爱,因此,爱是无法舍弃的,连佛祖也不能。这个答案已经足够了。不必苛求什么了。

十年一觉西游梦,一生所爱大话情。十年前紫霞冰凉的身体披着大红嫁衣飘浮在清冷的宇宙中,戴上头箍的至尊宝架着金箍棒在漫天黄沙中踽踽独行,卢冠廷那悠扬苍凉的歌声在风中回荡,让人心醉又心碎。十年后白龙马成为了唐三藏的情人,在荒野中情话绵绵渐行渐远,漫漫西游路上平添几许春色。或许这个结尾更加温馨喜庆,但白龙马却让我想起了金庸《白马啸西风》的结尾:这些都是很好很好的,但我偏不喜欢。

我看了两遍《情癫大圣》,这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虽然周围早有人骂这部片子烂,俗,弱。反正我还挺喜欢看的。之所以能这样,就是我压根儿就没崇拜过白胖子刘镇伟,因此,《情癫大圣》也就没有辜负我什么希望。

当初周星驰第一次听到大话西游的构思,他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刘镇伟,刘镇伟告诉他:你如果老是拍一些没有深度的喜剧,不会成为一个伟大的演员,但如果你可以感动观众,那就不同了。这句话打动了周星驰,使得大话成为他演艺生涯的一个转折点。不知道十年后刘镇伟有没有跟谢霆锋说类似的话?

十几年过去了,刘镇伟带来了《情癫大圣》,依然是爱情,依然是没有结果的爱情。刘镇伟隔了这么多年,仿佛就是要给大家回答一个问题:如果爱真的加上一个一万年的期限又如何?这次,刘镇伟借着佛祖的口说:如果加个期限,比如由日出到日落,有期限就是有限的;“爱一个人并不一定要有结果呢?不追求结果的爱就不会有尽头的一日……”一万年是个理想的境界,对于凡俗的人世来说,仅仅是个追求;日出到日落,虽然是短短的一天,却是人人都可以把握的。而每一次日出日落叠加,就构成了一个人的一生。如果能在每一次日出日落间,追求一个结果,得到一个结果,那么,爱也就没有白白流逝。

谢霆锋当然不能和十年前的周星驰相比,蔡卓妍即使插上了天使的翅膀也不及朱茵之万一。虽然刘镇伟自己已经做得足够棒了,虽然我在努力避免把情癫和大话比较,但我在为每一句无厘头的笑料捧腹的时候,总感觉似乎差了一点火候,内心深处总会不自觉的生出一阵感叹:如果这句话是星星或达叔来说就好了。

不过,这个世界已经变了,彻底的变了。

情癫大圣:还好,在这世界上,爱依然无法舍弃

我觉得,在《大话西游》中孙悟空是在爱中迷失,在不断地发现真爱;《情癫大圣》中,Mr.
Tang是在不断的舍弃中发现爱情。他舍弃了徒弟,舍弃了戒律,舍弃了尊严,舍弃了修行,舍弃了温文尔雅的道理,甚至于舍弃生命,最终见证了一段没有结果的爱情。他已经到了莎迟国了,眼看就要取到济世经书,但是,却不得不舍弃了自己的一切而乘着一团棉丝而飞到蜥蜴精的世界;他为了岳美艳舍弃了杀生戒律,他钻了红孩儿的奇臭无比的裤裆,他舍弃了求得真经的圣僧身份而到天庭为美艳说情,他终于奋起千钧棒而大闹天宫。唐僧的爱情道路走得挺被动,本来操持着普度众生的爱,终于发现还自己连爱还没有参透。说实在话,唐僧的爱情并没有让我感动。

老实讲,我认为《情癫大圣》比不上当年的《大话西游》。这并不意味着刘镇伟退步了,也不意味着刘胖子这回没有下真功夫,恰恰相反,刘镇伟还是那个鬼才,这回也卖了老命,据说最后还因为花光了最后的铜板而不得不在如来佛祖形象上大打折扣。那种绚烂的色彩,依然恶搞的台词,杂七杂八凑在一起的各种形象元素,电游效果,星战场面……等等,都在证明着刘镇伟不老。

相关文章